在「亚洲最大的科技集会」上,大家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在 RISE 上,改变和进化永远是进行时。

2019 年的 RISE 大会举办之前,创办人 Paddy Cosgrave 花了三周的时间辗转中国和日本,了解当下亚洲最热门的创业项目和赛道。

「世界上成长速度最快、最有趣的创新,大多发生在中国。」在 RISE 大会的开场白中,Cosgrave 感慨这短短三周的所见所闻。他先后在广州、上海和北京约见了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不少去年还名不见经传的创业项目,如今都声名鹊起有了相当的规模。

日本则是另一番景象。「过去近十年,他们(日本创业者)都五分3d在中国独角兽们的阴影之下。日本正在努力复兴它的创业生态,就像他们四五十年前做的那样。」浸染在科技互联网创业环境里的 Cosgrave 认为日本才是那个「沉睡的巨人」:「它真的开始觉醒了」。

会场门口的 logo

除了创投圈,Cosgrave 在三周的行程中还约见了数十家中西方媒体,他想为即将举办的 RISE 做一些预热宣传。可出乎意料的是,媒体们的关注重心似乎从不在 RISE 大会上。

「没什么跟科技会议有关的问题,所有人都想聊贸易战。」


贸易战中的亚洲

Cosgrave 并不是 RISE 大会中央演讲台的第一个登台者。在他之前,是创业公司的扎堆介绍 Breakout startups。约十家早期公司像字幕跑马灯一样介绍自己的创业项目,匆匆上台又匆匆离开,明面上较劲着语速,暗地里比拼着创业的点子。这是 RISE 三天会程每个半天都保有的开场节目。

随后 Cosgrave 和主持人一起登台,简短的「主人式寒暄」像过场的休息,他很快把舞台留给了第一位重量级嘉宾 Uber CTO Thuan Pham。

这是被 CNBC 称为「亚洲最大科技集会」的 RISE 第五次来到港岛。114 个国家和地区的 16000 多位参会者聚集在维多利亚港旁侧的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主舞台三天满满当当的会程里,留给创办人的,也只有三分钟时间。

一如 Cosgrave 的所说,「贸易战」是今年 RISE 绕不开的话题。

中美之间的对抗会诞生出两个巨大且分裂的生态系统吗?这对亚洲而言意味着什么?在关于亚洲创业市场的圆桌讨论最后,《经济学人商论》的主编吴晨抛出了这个问题。

「如果这两个世界(中美各自的科技和贸易圈)分裂开来的话,事情可能会变得很糟糕。我们已经能看到,不仅是技术,还有供给着创新循环的风险投资(都在发生着这样的分裂)。过去二十多年里,跨境的创新和风投在亚洲做得很好,但这势头是否会持续下去如今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政治已经介入进来了。」硅谷创投媒体 Silicon Dragon Venture 的创始人 Rebecca Fannin 说道。

连续创业者、现在重点在东南亚发展业务的 Oriente 创始人 Geoffrey Prentice 则感到奇怪,他说中国企业对东南亚的兴趣非常浓厚,但反观一分11选5企业则动作很少,甚至反应迟缓。「我不知道为什么,对我而言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他认为如果真的出现两个庞大且割裂的生态系统,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会大于一分11选5,「我觉得一分11选5正在变得越来越孤立主义」。

中国内地的科技世界对于很多非中文受众而言,仍然是陌生的。英文语境对中国互联网的介绍就显得尤为需要。第二天下午《南华早报》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报告》(China Internet Report)引来了很多关注。报告对中国互联网 2019 年趋势作出了四个判断,除了 5G、AI 和社会信用体系以外,排在第一的趋势是因为复制、借鉴欧美模式出名的中国科技行业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欧美和其他市场复制和借鉴。

《中国互联网报告》截图

对行业的近距离观察者而言,这样的观点早已得到认可,但对英文语境里更多的大众而言,这仍是一个颠覆常识的判断。「误解是从不了解开始的,」《南华早报》的科技主编 Chua Kong Ho 告诉极客公园,很多英文读者对支付宝、微信这样的内地国民应用的了解少之又少,对中国互联网就更谈不上认知。不过,「可能一分11选5读者不了解,但是一分11选5公司很了解。」他说近两年来能明显观察到一分11选5互联网大公司们对中国公司的关注,「就像中国公司会从大发一分彩各地学习最好的点子,一分11选5也是一样。」


创业时代的追星

贸易战和特殊的中国互联网环境之外,舞台上的主题还是各路大公司和创业新星们。

Uber CTO 在台上分享

刚刚上市的 Uber 分享了上市之后的未来布局,百年老店资生堂谈的是美妆行业的数字化,一分11选5市场压力越来越大的 Spotify 分享了出海亚洲的思路,从 PC 外设拓展到手机市场的雷蛇聊起了移动端的游戏,印尼的 GOJEK 则分享了在东南亚做成超级 app 的经验……

所有觊觎亚洲市场的公司都聚集在这里,他们在台上分享各自的成绩和想法。类似「xxx 的 Netflix」,「xxx 的亚马逊」的类比形容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虽然大部分人都已经接受同一模式很难在另一个市场上复制成功的事实,但要推回到投资人的视野里和媒体的镁光灯下,和国际上最著名的成功范例对比仍然是主流的话语体系。也许地域隔山隔海,但大发一分彩科技互联网人的母语却始终源于一分11选5的西海岸。

即便大多数人对老生常谈的互联网明星们不再感冒,RISE 上还是出现了少数几个备受追捧的光环人物。

亚航 AirAsia 联合创始人托尼·费南德斯(Tony Fernandes)是亚洲的明星企业家,他在航空灾难 911 事件前花了大约 25 美分买下濒临倒闭的亚航经营权,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还上债务实现了盈利。RISE 的演讲台上,他的关于市场品牌重要性的分享屡屡被掌声和笑声打断。横跨航空、酒店、F1 赛车、足球和电竞俱乐部等领域的费南德斯俨然成了创业导师。「不管你干什么,要干得开心。」他掏出了之前与维珍老板理查德·布兰森打赌赢了后,让布兰森给亚航做一次空姐的照片,「我有过自己的梦想,理查德·布兰森给了我第一份工作(维珍唱片),但到最后,他开始给我打工了。」笑声再一次打断了他的满分结尾。「所以,敢于梦想,相信不可能,去改变这个世界。祝你们好运。」

费南德斯在 RISE 现场分享 | YouTube 视频截图

走到台下,费南德斯紧接着来到主舞台隔壁参加 Q&A 环节,回答参会者的问题。Q&A 边缘窄小的场地被费南德斯的「粉丝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起来,他们和费南德斯聊创业的想法,聊航空产业的未来,聊他对电竞和游戏的看法。整个气氛像偶像见面会一样轻松愉快,费南德斯时不时逗乐了提问的人群,爆发出的笑声瞬间便盖过了隔壁主舞台的演讲。

费南德斯的 Q&A 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更多时候,Q&A 环节给了参会者一次与舞台上的演讲嘉宾沟通的机会,场地边上的志愿者明确地提醒前来旁听的媒体记者不要提问,把机会留给普通参会者。交流,是 RISE 的核心,即便没能拿到提问的机会,参会者也可以在 RISE 的 app 上联系到任何一个嘉宾。


改变和进化

每一位嘉宾演讲分享结束后,主舞台下都会有近半的观众起身离开,而对下场演讲感兴趣的观众又会很快把数量不算多的座位填满。那些匆匆的观众和他们各自的生意,才是这场科技会议真正的主角。

会场的四个舞台包围着上百个大小不一的展台。独占一块的包括亚马逊 AWS、国泰航空这样的大公司,Stripe、Currency.com 和 GOJEK 等独角兽,彭博、CNBC 和南华早报等权威媒体,还有来自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的孵化中心,它们和各自孵化的项目一起,组团来到 RISE,为这些项目寻找外界的机会。

Beta 区展台

香港的国泰航空搬来了近期或即将开始投入使用的技术产品,他们在 RISE 会场最中心的位置,让来来往往的与会者了解它们智能化的客服和商务舱大发一分彩,同时物色有意用技术改变航空大发一分彩的科技从业者。来自新加坡的格斗赛事媒体平台 One Championship 带来了还未完成的 VR 产品 demo,它希望更多人认知到它技术公司而非体育赛事公司的一面。GOJEK 则非常直接,自诩 super app 的展台上赫然写着「招聘」的字样。

Currency.com 的目的是宣传刚刚正式上线的「世界第一家受监管的代币化证券交易所」。面对近期 Facebook Libra 带给中国市场的新一轮区块链狂热,来自英国的创意总监 Michael Worley 显得非常冷静,「那是和比特币或者其他加密货币完全不同的东西」,他对极客公园说道,「这只是一次巨头入局,就好比说,Google 做自动驾驶了,大家不会一窝蜂地都跑去做自动驾驶」。

亚马逊的 AWS 没有错过 RISE 主办方在欧洲、亚洲和北美举办的任何一次大型活动。AWS 技术布道师 Ian Massingham 对极客公园说,这是他个人第二次来到香港 RISE 大会,这里的创业者与他在欧洲、北美看到的创业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都有着相似的诉求。他坦言 AWS 在中国市场和当地的公有云服务竞争很难,但在这里,初创的公司,跨境的业务,这些都是亚马逊领跑大发一分彩的云服务的优势所在。

会场现场的贴纸调查表「你最常用的社交媒体是什么?

更多的还是分为 Alpha、Beta 和 Growth 三部分的七百多家创业公司。最早期的 Alpha 占地区域最大,分给每家公司的却只有一米宽的展台,各个参展公司的负责人守在这里与其他参会者交流。「几年前在欧洲的 Web Summit 上,」Cosgrave 对极客公园说,「一加手机也只有一个一米宽的展台。」

在公司小有规模的 Beta 区,来自印度北部新城昌迪加尔的移动应用公司 AppSmartz 带来了它们最近备受好评的产品 ScreenRecorder,一款两年内收获超过一千万下载的录屏应用。开发团队仅有八人的 ScreenRecorder 想凭着这份成绩在 RISE 上找到一些投资人,同时物色类似 AWS 这样适合初创项目的云平台服务商。计划中,他们的下一步是在云服务的基础上把工具 app 改造成内容平台,让用户直接在 app 里分享录制的游戏视频。突破限制,踏进更大的市场,这些在中国市场早已见怪不怪的互联网路数依旧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上演。

在 RISE 上,改变和进化永远是进行时。

整整三天,展区人来人往不曾停歇。很多早期项目的展商只买了一天的展台,早上推着旅行箱赶来,晚上推着旅行箱离开,散光了宣传手册和海报,换来了成堆的名片和数不清的邮件。英文语境里,他们把香港称为亚洲的 gateway,翻译成通道也好,门户也罢,唯一不变的含义是,来到这里的人们目的明确,没有人会停步不前。

责任编辑:卧虫

文章来源:极客公园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roopooco.com

科技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